木瓜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第25期bull万文秀专栏家乡的 [复制链接]

1#

万文秀

家乡的木瓜(散文)

我的家乡木瓜院,这诗情浓浓的名字,竟没有人知道何缘何故,在长辈们那里也都问不出所以然来。对于生于斯,长于斯的我,在家乡找不到木瓜树,在我心里于是留下了:木瓜,家乡和我三者之间难以挥去的关系投影。

当我第一次读到《诗经·木瓜》,眼前瞬间更明亮了,心里燃起了美妙的自傲。“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!”

写真爱的名句,尽然以木瓜为信物。顿时,我感到我的家乡笼罩着温馨浪漫的色彩,这色彩仿佛与家乡的地缘有某种神秘的联系。

家乡位于秦岭南麓,嘉陵江流域。嘉陵江在古代曾有“嶓冢导漾,东流为汉”之说。是说嘉陵江在遥远古代就是今天汉水的上游,后来河流发生“袭夺”现象,才有今天的阳平关直流而下,与今天的汉水明目张胆地割断了关系。有人说,嘉陵江的地下水依然流向汉江,他们的亲缘关系是抹不去的,我相信和喜欢这个说法。这是地球上永远割舍不断的亲情和爱。

暑假,我回到家乡这个小山村,每天,头顶着白白的云朵,沐浴在清新的空气里,贪望着一片片绿油油的田野,连绵起伏的山坡……远处的云霞,近处的炊烟,和汉江两岸的景色完全一样,这让我分不清自己是在汉江边还是嘉陵江边,我迷茫了。迷茫中,我又想起在县城读高二时,学校分班,我从重点分了出来,自尊受损,给家里一个简单的电话“我不上学了”。一个小时后,爸爸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我宿舍楼下,没想到两个小时的车程,爸爸仅用了一个小时就赶来了,看了看我,一个鼓励的眼神就走了。我的心酸困,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,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。后来我在坐落在汉江边的大学里读书,又觉得汉江岸边的景色就是家乡木瓜院的景色,这使我更加相信,嘉陵江的地下水依然流向汉江。

我将要离开家乡的秦岭山水,到巴山去做一名教师,这里的巴山属于汉江流域。我长大了,成人了,离开了爸爸、妈妈和哥哥,可我的心眷恋着他们,就像嘉陵江的地下水永远流向汉江。就在爸爸送我走的那天,由于连日暴雨公路塌方,没办法爸爸陪我翻越一条山林老路,等我上了车,爸爸又转身朝向那条刚刚踏过的山林老路独自回家,回到那木瓜院。

晚上10点,我报了平安电话,爸爸说,“终于可以让你妈去睡了”,我突然明白,我的家乡为什么叫木瓜院,父母对儿女的爱,就像嘉陵江对汉江,断了地表水,还有地下水,木瓜院的人都是这样的朴朴实实,像木瓜一样,越放越香醇,这醇香可能是从有木瓜院这个名字那天就有,也可能《诗经·木瓜》就产生在这里,才有了木瓜院。

啊!木瓜院,我的家乡,我的爱。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