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瓜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为什么算命先生不给自己算命,内行人告诉你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什么原因引起的 http://m.39.net/pf/a_4302752.html

8岁那年,我父母死了,把我托付给了我的大伯。

我对父母的印象已经淡到几乎记不清他们的长相,但每年上坟祭奠父母,都是我童年乃至现在挥之不去的梦魇!

还记得第一次上坟,大伯牵着我的手,挑着一担纸钱、香烛、酒肉站在离村子不远处的合葬墓前。

大伯规规矩矩的倒好酒,摆好肉,点好香,而我则害怕的依偎在大伯的身边。

畏惧坟地,是天性,我也不例外。

一切都很平静,直到我大伯将带来的纸钱全部烧完的时候。

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日的场景,一辈子,甚至带到下辈子!

天低沉的可怕,仿佛跟大地只有一人的距离,阴暗无比,却又没有下一滴的水。

地上烧成灰的纸钱,无风自动,在我父母这块坟地上拼命的飞舞,杯中的酒像是受到了巨力而向上洒了出来,蒸煮好的肉食则蔓延上了如蜘蛛网般的黑线。

更恐怖的是,短短片刻后,一声声嘶吼自四面八方而来,像龙吟,像虎啸,又像是厉鬼哀鸣!

数之不尽的乌鸦不知道从哪里来,盘旋在坟头上。

我不敢说话,大伯也紧闭着嘴一言不发。

从此以后,每年我都要跟着大伯来上坟,这如地狱般的景象,也每年都在我的眼前重演一遍。

也是从8岁开始,我除了在学校上课之外,大伯每天都会教我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什么易学、断卦、看宅、下地之类的。

大伯无妻无子,待我视如己出,对我极好,但在教我这些东西的时候,却绝不含糊,只要没让我大伯满意,我晚上就不能够睡觉。

后来我上了高中才知道,这些统称玄学,也叫风水之术,我们陈家世世代代都是风水师,已经传了十几代。

三分天下诸葛亮,一统江山刘伯温。

据说,我们陈家的先祖,还是刘伯温晚年的关门大弟子!

转眼之间,十年过去,我十八岁了,也考上了大学。

临走上大学的这天,正好又是我父母的祭日,尽管十年了,但我对父母的坟地,还是有着无法消除的恐惧。

大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却什么祭品都没有带,仅是领着收拾好行囊的我来到了父母的坟前。

让我意外的是,这次却没有那如地狱般的画面,唯有我大伯略显苍老的身躯站在坟前。

“跪下!”

大伯用有史以来最严肃的口吻对我喝道。

我不敢忤逆这位亦父亦师的大伯,赶紧将行囊放在一边,跪在了父母墓前。

“弟、弟妹,我带小年来看你们了,你们用性命给他换来的十年平安,如今......结束了!”

大伯继续说道,紧接着徒手挖着坟前不远处的一块土丘。

一个檀木盒子从地下被大伯挖出。

而我失神的跪在父母的坟前。

大伯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我这十年是我父母用性命换来的?

“该教给小年的,我已经教了,就剩下这个盒子还没交给他,哥没用,保不了我侄儿下个十年的平安,如今只能靠他了!”

大伯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盒子上的泥土,我从来没见过大伯这么用心。

我心中久久无法平静,父母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最神秘的人,但我却怎么都想不到,父母的死竟然跟我有关!

半响,大伯看向了我,郑重道:“小年,这些年我教你的东西可还记得?”

“记得。”我重重的点下头。

“记住就好,这些东西是你的饭碗,也是今生的保命符!”

“大伯没有你父亲聪慧,只能够教导你这些,你要走了,大伯最后让你记住一句话。”

“你要记住的是......你这十年的平安是你父母用命换来的!”

说着,大伯的眼眶红了。

跪着的我,浑身一颤。

“这个盒子是你父母留下来的,他们死前让我十年之后再给你,如今十年期满,你收好。”大伯将擦拭干净的盒子放在我的面前。

我把盒子死死的抱在怀里,潸然泪下。

这是父母留给我唯一的东西。

“起来吧,学费我已经给你交了,生活费你自己想办法,这是我们陈家的祖训,成年之后,不用家中一分一毫。”

“除了钱以外,在外面遇到什么难事,回来找大伯。”

大伯将手放在我的肩上。

我不舍的看向大伯,这也是我第一次离开大伯生活,十年来,大伯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亲人。

而大伯慢慢的抱住我,拍了拍我的后背。

只听大伯哽咽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。

“好好活下去!陈年!”

听到这话,我的泪水疯狂往外窜。

这一刻,我明白,我无法像正常人那样生活,我这一生,十八岁是分水岭,注定不平凡。

坟前一别后,我走了,坐上了到云城的大巴车......

在读书方面,我并没有很努力,但成绩不错,常常位列年级前三,在我眼中,读书的难度跟大伯教给我的那些陈家绝学的难度,根本不是一个层次,所以,我很轻易的考上了云城最好的大学,云城大学。

入学那天,我分配到了一间单人宿舍,我很疑惑,大学不应该是六人寝,或者是四人寝吗?

后来我才得知,单人宿舍需要额外支付两千块,是我大伯主动申请的。

花了一点时间收拾好衣物,我躺在床上,晚上开班会,明天才开始军训,现在我没有其他事,便拿出了那个父母留给我的唯一物品,檀木盒子。

檀木盒子没有什么特别的,我打开之后,发现里面有一张泛黄的纸,还有一本书。

我先是小心翼翼的打开这张纸,只见里头只有三句话。

“用我陈家绝学帮助的第一个人,一定要是男人!”

“不惜一切代价帮助王家的人!”

“绝不能跟任何一位走阴人扯上关系!”

短短三句话,我看了不下一个小时。

面对父母最后留给我的三句话,我一丝都不敢懈怠,完全记在心中。

大伯说过,父母用生命换我十年平安,十年之后,又交待给我三句话,很明显,这三句话跟我性命相关,我必须要牢牢记住!

我又看起了这本父母留给我的书,只见古黄色的书皮上,写着四个大字《大道源流》。

大伯教我的东西很多,可从没有教过我什么大道源流,所以我满怀期待的打开了书。

可半响之后,我愣住了。

空白一片?

随后,每一页我都看一遍,可每一页都没有字!

百思不得其解的我,最后还是将这本无字天书放回了檀木盒子中,父母留给我的东西肯定是有深意的,书中没字,指不定是不想现在让我看见。

躺在床上,我又想起了生活费,我身上还剩下三百块多余的车费,差不多可以用两个星期。

至于两个星期后该怎么办......

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想着,已经到晚上了,我吃过饭后,便朝着辅导员在
  而我一进到屋子,就感到一股股阴风钻到我的衣袖中。

我没有传说中的阴阳眼,再加上没有道具的辅助,邪崇我是看不见的。

但客厅中令人窒息的压抑感,以及带给我的那毛骨悚然的感觉,却告诉着我,进来容易,出去难了!

“砰!”

不出我所料,寝室门像是被人一把关上,发出了巨响。

窗户是关着的,没有风,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——屋内的东西知道我进来了,但他们不想我出去!

我的心也随之咯噔一下,如果我带上器具,我能够先在门前放上狮子麒麟相,再洒上几滴无根水,这样我能够可进可退,但如今......晚了!

王茗茗不在客厅,我走向了唯一的卧室。

卧室倒是关的牢牢的,甚至反锁了起来,我很着急,马上在客厅中寻常找起备用钥匙。

按照我那间宿舍的配置,备用房间钥匙应该在电视下面的柜子中。

翻找了一会后,果然里头有一把备用钥匙。

我赶紧拿起钥匙,打开了卧室的门。

卧室安静的可怕,像是没人一般,我环顾一圈后,发现王茗茗蜷缩着身体,抱着腿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。

她低着头,手上拿着手机,还有微弱的光,根本没有发现我进来。

我正准备走向她,可猛然之间,我感到我的喉咙被人用极大的力气死死的掐住,无法呼吸。

这股力量太大,导致我一头砸到墙壁,后脑勺疼痛无比。

这一刻,我慌了。

因为坤位栽花的缘故,此刻王茗茗屋中的邪崇我也不清楚竟强悍到何种地步!

但没有如果,我顶着窒息的感觉,以及后脑勺的疼痛,步履蹒跚的朝王茗茗走去,好在距离只有几米,我很快来到了王茗茗的边上。

我二话不说,抓过王茗茗的手臂就将他往外面拖!

王茗茗的手臂冰的很,我像是摸到了冰块上,这表明着王茗茗四肢已经开始麻痹了,再不离开此地的话,很快就会四肢尽废,全身瘫痪。

再加上她如今气血低迷,阳气尽失,房屋内滚滚阴煞,我敢断定,只要再待半个小时,王茗茗全身瘫痪是肯定的,说不定还会变成植物人!

这个卧室不能够久留,客厅虽然也凶险,但比卧室好!

最关键的是,我快要支撑不住了!

我的胸口仿佛被巨石压着,我咬着牙,一颗颗豆大的汗水从我的脸上划下,我死死的托着王茗茗往外面走。

这短短几米的距离,我仿佛走出了几公里的感觉,但凭借我多年的锻炼,还是将王茗茗拖了出来。

到了客厅,我身上的压力小了很多,但我明白还没有结束!

我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对付邪崇,而是救王茗茗,如果王茗茗死了,一切皆休,我冒死前来的意义也没有。

如果有器具在身,甚至如果可以用大伯教我的点穴之法,是能够轻易的让王茗茗清醒过来,但现在两种方法都不能用,我只能用最笨的办法,将王茗茗扔在热水中!

热水能够疏通经络,王茗茗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疏通经络!

我先将王茗茗安置在客厅的沙发后,随即进入浴室。

我花了几分钟在浴缸内装满了热水,正准备将王茗茗拖到浴缸中后,一个影子却在我的面前掠过。

当我看清楚浴室外站着的人后,我不禁干咽了下。

王茗茗醒了!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